突发奇想,把单人跑团经历写成一个小短篇(随缘更)

一:目前我就在这里发过文章,自娱自乐请勿转载。
二:想把单人过程写下来,主观成分很大,角色塑造上…你较真我也不改
三:虽然自查过但不保证没有错别字和语病,轻喷,轻喷……
——————————————————————————————————————————
1925年9月18日,星期五,马萨诸塞州,阿卡姆市。漫长又炎热的夏天终于到了尽头,秋天还没降临多久,酷热仍未褪去,成里笼罩着一种寂静、无法言说的愤懑氛围。人们的变得暴躁,仅微笑的摩擦就会导致不计其数的冲突,而市民们对于小小的误会反应激烈,动辄暴力相向。
这种燥热即使在城郊无人地区也不会得到丝毫减弱。这间谷仓仍保留着弃置前的框架,只是久未打开,其中遍布生霉潮湿的干草,和那具被肢解的尸体。
詹姆斯 汉克森,这已经是他这个月接到的第三起谋杀案件。现场被保护得完好,但詹姆斯却无从下手,他靠在木质支架上,尽可能低下头,不去看脚边血肉模糊的事物。
一阵脚步声踩过松软的泥土,虚掩的侧门被推开一个小缝,一双锐利的视线从那侧渗透进来,在捕捉到想要的画面后,罗兰 班克斯侧身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所以,你叫我来就是因为这个?詹姆。”罗兰的目光毫不意外地落在那具尸体上,“我以为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或者至少有相关的专业人员。”
“这正是我叫你来的原因之一,总之,我们先来检查一下吧,如果你活动不开的话…”詹姆斯小步走到罗兰身边,向他指了指旁边横梁上的挂钩,上面挂着灰色大衣和一顶宽檐帽。
“不了。”罗兰摇头,以鞋跟为轴晃动皮鞋,扩胸活动着筋骨。“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快就能进入工作状态。”他看着已经带好手套,蹲下检查那堆肉块的詹姆斯,没急着陈述自己的发现。
“我知道,罗兰,如果解决这起案件,这次的报酬会是上次的两倍或更多,如果这么说能让你感觉好一点。”
罗兰没有表情,挫着手指,像是在思考什么。
见状,詹姆斯站了起来,把壁灯的开关往右转了小半圈,仍旧微弱的火苗大了一圈,不细看很难发现,但起码能同时照到两个人的脸。
“如果说现在有谁能解决这种事情,我能想到的只有你,罗兰,市长对这起案件格外重视,如果处理的很成功,你顺利回到…”
“联邦调查局?说实话,我被调到阿卡姆的理由就连我自己都无法反驳,虽然我很想证明自己的亲眼所见,但光是证词和破获一两次谋杀案可远远不够,所以相信我,我来仅仅是为了佣金,老朋友。”罗兰轻声打断詹姆斯的话。
“好吧,至少我们达成了共识。”詹姆斯呼了口气,掏出怀表确认时间后继续道:“等处理尸体的人到这里前,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罗兰哼了一声:“看来这又是一起‘野兽伤人’事件啊。”
类似的案件已经连续发生两次,案发地都是无人的仓库或者废置的独栋家舍,里面发现的尸体都被残忍肢解,同时被啃得血肉模糊,仅从那些咬痕不规则的躯干上很难判断出受害者原本的身份,更别提阿卡姆最近很不太平,光是普通矛盾导致的流血冲突已经霸占报纸头条好几周了,这趋势现在依旧没有收敛的意思。
废弃的家宅,布满咬痕的尸体,官方给出的解释是野兽袭击了在此过夜的流浪汉,毕竟这些案件的发生地没有一个靠近城区。
“警方实在没有多余的人手来处理这件事。”詹姆斯解释道。
“所以只好编了个理由搪塞民众?”
“所以只有我手头没有别的案子。”
罗兰点点头,把煤气灯的开关调到最大:“好吧,回到正题。”
詹姆斯也微微点头,指着手边黏连筋块的骨骼:“咬痕和现场和前两次一模一样,没有差别,所以这次没有详细尸检,直接定性为野兽伤人的案件。”
罗兰的目光挪到一旁被溅到鲜血,已经发黑还粘着血块的干草堆上,这个可怜的家伙生前多半躺在那里,然后被几头饥肠辘辘的野兽分食。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如果没人发现地上画的这些东西,我见过这种记号,邪教徒们经常在身上雕刻它们,可惜…”罗兰蹲下来,从大衣里取出匕首,用尖的那头翻开最外层土面,漏出白色颜料画成的歪曲符号,像极了某个邪恶仪式的一角。
可惜由于潮湿和掩埋的缘故,这些痕迹已经混杂难辨了。
“虽然我能判断出这种记号,不过这显然不足以当成证据,不是吗?”
詹姆斯停了下来,在壁灯辐射的范围内环顾一圈,诧异道:“这么说调查局也注意到最近频繁出现的邪教事端?”
罗兰苦笑一声:“你知道我是因为追查什么才被调到阿卡姆吗,头两起案子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关注。”
“难怪电话里你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
“这只能说明这几起事件可能涉及邪教组织,并且他们在发生‘野兽伤人’事件前就有所蓄谋,选这里作为他们仪式的场地。”
“至于那些记号,” 罗兰把土踢回去:“你要说那是小孩子的涂鸦也不是不行,甚至连证据都算不上。”
“这次不一样,我们有证人。”詹姆斯嘴唇微张,“一个叫奥图尔的人,他昨天午夜看见五个人带着斗篷的人鬼鬼祟祟地从这里离开。”
“方向?”
“就在阿卡姆,奥图尔一路跟到阿卡姆后,那几个人很快就各走各的,消失不见了,他只能确定其中一个人的方向是商业区,我们可以从这里展开调查。”
罗兰若有所思沉吟道:“先给我说说这个叫奥图尔的,听起来可不像你们的人,能相信么。”
“一个前科犯。”詹姆斯似乎料到罗兰的谨慎,所以早就准备好说辞:“留有案底的前科犯,在他证明自己对社会有益之前,信用评级会一直受到约束,而他现在刚好需要一笔钱,来路正常的钱。”
“所以只要不犯事,什么时候去哪里都是他的自由。”
听詹姆斯解释完,罗兰短暂迟疑后接受了这个说法。他常年跟混混罪犯打交道,得出了一个很浅显但管用的道理,当欺骗的代价远大于诚实时,没有人会选择撒谎。
罗兰拉紧领口:“那就从商业区开始调查吧,有线索我会联系你的,还有,我能在哪找到奥图尔?”
“在你能找到他的地方,也许你可以去酒吧或者廉价旅店看看。”
罗兰心领神会,虽然受到雇佣,但部分情报并不是编外人员能够共享的,而詹姆斯给出的线索已经足够,他便不再追问。
“这具尸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詹姆斯不打算跟罗兰一起离开。
“看起来和头两次尸检报告上写的差不多,现场的情况也是如此,那我们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而且——”
“而且我明白你的意思,根据奥图尔的口供,这具尸体也许要比以往新鲜,但这除了改变尸检报告上的一个数字外,没有任何意义。”
“就像被你谋杀的那个人一样没有意义?”
光线忽然暗淡又亮起,壁灯供气不足,发出干涩的嘶嘶声。
“什么?你说…”罗兰一怔,下意识后退两步。
詹姆斯从尸体旁站起,头低得几乎要埋进胸口,罗兰不知道他在这个状态下是怎么发出声音的,但声音还是清晰得传进耳朵。
“就像你杀死的那个无辜的私家侦探一样。”
“……难道那是真的?”这件事罗兰没有给任何人提起过,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叫什么,甚至这件事本身到底发没发生过他都没法确定,但从那之后,自己的人生全部乱了套,浑浑噩噩没有边际。
“嘶——什么?”
脚踝不由分说一阵剧痛,无数鲜血模糊的手掌从泥地里抓出,骨节与碎肉紧扣住罗兰脚踝。
后背像被吐着信子的毒蛇爬过,散出一阵阵恶寒,来不及确认真伪,罗兰掏出左轮手枪,还未扣动扳机,目光就被眼前的发生的事死死钉住。
伴随着骨骼被挤碎的喀喀声音,詹姆斯抬起头,脸部的肌肉疯狂扭曲移动着,神经与血肉纠缠在一处,原本是五官的地方现在已经凹成了一个模糊的空洞,他的四肢也随之干瘪收缩,过度绷紧的皮肤很快裂开,从里面渗出的黑色液体远比血液要肮脏污秽得多。
下一秒,被肢解的躯体仿佛获得了不属于它的活力,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态从地上站了起来,焦黑的肌肉仿佛在自我修复,纤细的血管凭空出现在只剩骨架的地方,随后与残存的部分粘合成新的软组织。
空气中满是烧焦的气味。
“不管你怎么解释,你都和那几起谋杀案脱不了干系。”这句低哝来自那具被肢解的尸体。
罗兰认识那副面孔,那张面孔五官的比例并不好看,下巴突出,眼睛很小,杵在中间的鹰钩鼻十分显眼。
“你杀了我。”他朝罗兰逼近,詹姆斯化成焦炭的骨架应声散落成灰。
砰砰砰。
罗兰朝着脚边连开三枪,尽管子弹贯穿了所有被击中的手掌,可它们依旧死死拽住罗兰。
如果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他可能真的会疯掉。
又是两枪,这次瞄准的是那个私家侦探,但在他脸上留下两个弹孔似乎不能限制行动。
“你杀了我!”声音颤抖变形,他紧紧拽住罗兰衣领,双眼凹陷,皮肤开始剧烈燃烧。
诡异的是,尽管火焰瞬间吞噬了他,但近在咫尺的罗兰却感觉不到热,只有寒意,无法形容的寒意。
罗兰仰起头,直视对面空洞的眼窝,虽然冷汗之下快要浸透内衬,他还是咬着牙,努力控制颤抖的右手,把枪口顶到那个“人”嘴里,全力扣下击锤。
“吼——”一阵来自地底的呼号刺激着罗兰的耳膜,紧接着剧痛蔓延上小腿,并好几只面容可怖的生物从地下爬出,他们锋利的前肢划伤罗兰的双腿,渴望着将他撕碎。
“下次你最好直接杀了我。”一声冷笑,他根本没想过逃跑,任凭那些从地底钻出半截的生物挥舞爪牙,把自己身上抓出好些深红的伤口。
砰!
枪响骤停,世界瞬间安静下来,没有詹姆斯,没有尸体,也没有从地下伸出的手掌和怪物,他们就好像从来都不存在过一样。
罗兰猛然从书桌上抬起头,呼吸因为颤抖而忽快忽慢。他看了眼桌面那一页页堆叠的线索和旁边早就凉透的咖啡,揉着额头感受着空气中重新恢复的暖意和宁静。
他现在在家里,在书房,只不过是又做了场噩梦,一定是白天太过疲劳导致的,他只需要去洗个澡再重新冲上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就能解决问题。
滴答…滴答…咔。
短暂几声响动过后,所有指针便全部指向了座钟的最上方。

任何人在本网站展示图片,应经合法权利人的授权,本网站只做形式上的审核。任何未经授权便在本网站上使用该图片都可能违反国际法,商标法,隐私权法,通讯、通信等法律法规。一经权利人提出异议,本网站在承担立即删除该信息义务外,不再承担其他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站上表述的任何意见均属于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爱桌游网及其管理者的意见。浏览者可以下载本网站上显示的资料,但这些资料只限用于个人学习研究使用,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无论是否在资料上明示,所有此等资料都是受到版权法的法律保护。浏览者没有获得版权所有者明确的书面同意下,不得分发、修改、散布、再使用、再传递或使用本网站的内容用于任何公众商业用途。
爱桌游 » 突发奇想,把单人跑团经历写成一个小短篇(随缘更)

1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