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免费 永久钻石免费

已有5人支付

人物强化

强化你的人物可能有以下三种途径。

属性提升——提高你的基本属性
阶级晋升——开放新的训练机会
技能与天赋提升——学习新的技能与天赋

属性提升
属性提升分为初级,中等,熟练,专家四个级别,每个级别都可以让你的该项属性+5,累计最多+20,这也是属性提升的上限。视生涯不同,属性提升需要花费的经验值也不尽相同。

阶级晋升
阶级是大致衡量你的经验与能力的准则。它反映了你的角色用能力证明自己在审判庭的地位。新的阶级可以为你带来新的可供学习的技能与天赋,晋升之后你仍然可以学习之前阶级的技能与天赋。
阶级的提升视你已经花费的经验值而定。一旦你花费的经验值达到要求,你立刻晋升到下一阶级。有时你可以选择晋升到哪一个阶级,详见具体生涯的阶级图表。注意有些比较高的阶级有附加条件,例如需要掌握某些特定技能才能晋升到此阶级。

技能与天赋提升
视生涯不同,学习相同的天赋或技能需要花费的经验值也不尽相同。只要经验值足够,你可以学习任何你的现有阶级和以前曾有的阶级提供的技能和天赋。注意有些天赋有先决条件,你需要满足该条件才能学习此天赋。如果情节合理,且GM允许的话,你也可以学习阶级能力列表之外的技能或天赋。

文研员

“这真的很简单。只要你把关注的重点放在这里,密码的其余部分就自己解开了。”
——Sholar Gabel Troken, Librarium Centris, Scintilla.

内政部(Administratum,亦作“总管庭”)是一个庞大而完整的组织,其中最大且最具影响力的部门构成了地球政府。人们说地球政府是驱动整个帝国的齿轮,而内政部则是确保这台机器运转良好的润滑剂。没有了内政部,地球政府会磨损停滞,而导致帝国的崩溃。

在内政部数以亿计的工作人员中,不同阶级和专业的文研员占了大多数。这些人的职位往往是一代代传下来。内政部是如此庞大,以至于有时会有整个部门被遗忘在繁杂的官僚体系中,直到近几个世纪才重新被发现。往往一个部门被建立之后就一直教条地存在下去,即使当初建立它的初衷早已达成。
大部分文研员工作在巨大的地下掩体里,要么就是那些被遗忘的厅堂中,坐在一架远古的羊皮纸阅读器,或是帝王时代制造的逻辑引擎后面。这些人中有终生致力于研究那些尘封已久的档案原件的老一辈研究员,也有那些对知识如饥似渴,一心想爬上内政部高位的雄心勃勃的年轻人。
审判庭以及它的代理经常需要这样的学者,档案员,资料保管员,抄写员,分析员,翻译,以及各种学术专业人员。文研员与审判庭扯上关系的途径是很多的:有些可能原本就为审判庭服务,有些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审判庭的调查,不过大部分文研员都是被内政部派去做审判庭的助手。一些上了年纪,死板又教条的学者很可能把为审判庭服务视为一种威胁。另一些人对这种工作很勉强,只是认为这是必须完成的重要的使命。还有些家伙满腹怨恨,他们清楚地表示自己之所以为审判庭工作只是出于对丢掉职位的恐惧,而不是什么拯救帝国的理想主义。不过并非所有人的反应都如此消极,尤其是那些年轻的文研员。他们把这看成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让他们摆脱已经受够了的内政部,满足自己对广大帝国的好奇心,还能偷偷学习那些被禁止接触的知识。
在战场上,文研员至多能拿自动手枪比划两下——直接开火是其他人的事情。文研员能给出明智的战术意见,破解密码,确认某个设备里存贮有STC数据,或者了解当地人习俗与仪式。 他们不是主要的战斗人员,但仍然关键且不失危险。当其他侍僧用武器和灵能夺下一个重兵看守的资料馆之后,总得有个懂行的人冒着枪林弹雨把数据下载下来。
较之于其他侍僧,文研员可能被认为更加温和。但是他们掌握着第四十一个千年最强大的武器——知识。

执法者

“这是他的要求?法律的要求永远是第一位的,在巢都Tarsus也是如此。”
——Regulator Hanz Rikennan,IVthPrecinct,Hive Tarsus

犯罪行为在帝国的数千个世界上普遍存在。我们说的犯罪不仅是那些小规模的为个人利益进行的个体犯罪,还有那些从未将人道主义纳入考虑范围的犯罪组织。整个星球以至次级星区都苦于这些犯罪组织。还有那些恣意妄为的行星统治者,他们瞒着帝国将领土当作自己的采邑,把行星的自然资源,劳动力和财富视为自己的所有物。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法务部(Adeptus Arbites,亦作“仲裁庭”)来维护帝国的权力,并阻止次星区堕入罪恶。法务部并不是银河**队,它对微不足道的犯罪——例如盗窃,谋杀,逃税等——不感兴趣,那些是地方政府的责任。法务部的责任是维护更高层次的秩序,根绝堕落,维护帝国的信仰,保护人民免遭巫术。
法务部的主要工作人员是令人畏惧的执法者,也被称为仲裁者。这些男人和女人忠于职守,对帝国无可置疑地忠诚。审判庭经常去法务部挑选值得信任的侍僧,这些人训练有素,战斗毫不留情,且拥有无可置疑的信仰。执法者以其惊人的毅力和热情著称,他们能在任何情况下生存,直到完成任务。
执法者坚定且无畏。他们要求接触到的市民对他们完全服从。当社会动荡与犯罪扰乱了某个世界的正常秩序时,执法者的职责是:彻查到底,指挥当地的强制实施者,消灭煽动者,从而维护法律和秩序。
执法者的手段是多样的,这一点与审判官其实区别不大。他们的行为方式通常与他们师从的导师,受训的地点,以及其他因素有关。但是,与那些有各自独立议程的审判官们不同,法务部的全体人员只有一个目的——维护帝国的正义。
有些执法者进行调查的开放程度很高,并不讳言自己的目标是谁,即使对方出身显赫或十分危险。这经常会导致执法者与目标之间的公开敌对,尽管有在当地世界之外的武装势力站在执法者一方。以上并非唯一的调查模式,其他执法者会选择安静地接近目标——一丝不苟地寻找证据并详细审查涉案人员。
较之地球政府,法务部与审判庭的关系更为诚恳。执法者通常将为审判庭服务视为维护更高的正义。然而这种合作并非总是十分有效。已知发生过几起执法者助手转而对抗他们的审判官的事件,因为他们认为审判官违背了神圣的帝国法律。这意味着那些比较激进的审判官在从法务部挑选侍僧时要格外谨慎。

杀手

“杀戮,多么美丽——那是比文字和雕塑更古老的艺术。”
——Lyra Trix, Malfian Noble House Assassin.

对于帝国的任何阶层——上至法务部代理,下至巢都底层的罪犯头目——而言,职业杀手都被认为是一种好工具。这些人中既包括自学成才的雇佣杀手,也有杀手兄弟会或刺客工会的成员。

杀手会以各种各样外貌和身份出现,以尽可能少地引起潜在目标的注意。这里面可能有喜欢打碎牺牲者每一块骨头的畜牲,也有那些看起来毫不起眼,时刻准备将致命的药物下在毫无警觉的目标的下一餐中的家伙。
帝国还存在着很多兄弟会,工会,拜死教会一类的组织。尽管带有向皇帝赎罪的意味,这些组织却并不是法务部之类部门的一部分,相反还带有商业性质,因此会有些基金会或宗教税可供他们使用。即使那些野心家也不会知道,隶属于这些组织或教派的人员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是由极端隐秘的帝国****——刺客神殿选送的,因为神殿之主就是从这些组织里征募那些最有前途的人加入刺客神殿的。
在这类组织中的杀手都经过高度训练,技艺远超常人。无论是拜死教的刺客还是兄弟会杀手,都擅长使用特种武器,同时也精于各种致命的技术——例如毒素以及陷阱。杀手的杀人方式如同他们的举止和性格一样多种多样,不过这和他们接受的训练种类也有很大关系。
如果一名杀手在他的生涯中存活得足够久,且足够杰出的话,就会出现一个针对他的秘密测试。这个测试极端危险,素质欠缺的杀手不太可能活下来。极少数成功者会成为某个刺客神殿的入门者,而此时杀手本人甚至还不知情——这就是帝国刺客神殿的保密措施。

牧师

“以圣徒和帝王圣印的名义!要是你再不行动,我就用这把战锤敲碎你的脑袋!”
——Preacher Silon Constantine, Fenksworld.

帝国国教负责满足帝国信仰方面的需求。教会完全独立于地球政府,比起跨越整个星系的帝国,它更关心的是全人类的精神状态。帝国国教是一个包括数十亿圣职人员和遍及帝国各地不下百万个教区的强大机构。在过去,这曾经导致国教职权被滥用以致内战,例如叛教时代。但教廷一直坚持到了现在,用对皇帝盲目又刻板的崇拜指引着人类。

活跃在这个巨大的教堂第一线的圣职人员是牧师,宣道者,告解者,传教士。不像枢机主教和大祭司那样一天到晚只是在圣地球和OpheliaIV上古老教堂的走廊里打转,牧师和其他圣职者总是在人群中奔走,四海为家。他们高声布道,传播信仰,做忠实的人类的牧羊人,因为他们深知,片刻的疏忽都会令混沌趁虚而入。
牧师是狂热的领导者。他们口才出众,富有感召力,能用演说来激励和煽动群众,对皇帝和他的仆人无比尊崇。帝国曾多次将牧师派出,在危急时刻唤醒民众对抗外星人或妖言惑众的混沌教徒。
牧师多才多艺,他是演说家,需要的时候也会毫不畏惧地投入战斗。但是广泛的技能意味着牧师对哪个都不是特别精通。不过牧师的可塑性很高,他们可能是到处都能看到异端的狂热者,也可能是只知道埋首钻研古代国教仪式的学者。
尽管教廷做了很多努力,帝国国教还是有很多不同的教派和主张。除了核心信仰都是崇拜“地球上的皇帝”之外,追求信仰的具体细节却各不相同。多年前,国教内部曾产生出大量分支教派,大部分牧师支持这些派别中的一个。这对以后国教牧师的职责和传教方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虽然从未被证实,但有谣传指出这一分支教派已经与其他派系一起在内战中被消灭,尽管没有发生公开的流血事件。
审判庭发现牧师是非常优秀的侍僧。他们在与其他世界居民打交道时多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从牧师的角度来看,他们避开对教廷的职责而服务与审判庭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些人将其视为赎罪,有些人只是无条件服从这些皇帝最有价值的仆人,还有些狂热者认为服务审判庭是个打击异端,净化整个星系的好机会。

 

帝国守卫

“我们冲进去,杀死任何会移动的目标,之后用爆破药物炸毁建筑。”
——Eli Plex, Assault Veteran of the Secondus 21st

无论侍僧们在调查时如何小心,总有些时候他们得把交涉,偷窃,诡计等等放在一边,转而求助于纯粹的暴力。这就轮到帝国守卫出场了。他们是些残忍无情的家伙,精于地面作战和各种武器——从简单的激光步枪到尖端的狙击来复枪。

帝国卫队被称为皇帝的铁锤,是星系历史上最大武装力量。它由从帝国各地征募的数以十亿计的士兵组成。军务部的任务就是管理帝国卫队的编制,但就算他们也很难说清帝国卫队的精确人数,因为持续不断的人员伤亡与新兵招募使得这个能数字每天以百万为单位浮动。帝国卫队的编制来自各个不同的世界,每支部队都有他们自己的文化,着装,技术背景和训练方式。帝国卫队甚至根本没有统一制度的打算,而是更倾向于发掘不同种类部队——例如部落勇士氏族,高度机械化部队,或是卡迪安地区——各自的优势。因此帝国卫队也没有统一的训练章程,每支部队都被给予充分的信任,让他们用各自的文化发展出来的战争艺术训练士兵。事实上,帝国卫队唯一的统一之处在于他们的标准武器都是激光步枪(又名手电筒)。
帝国卫队的士兵经常被审判庭征召去完成某些任务。因为每个地区情况不同,帝国守卫们的区别也很大——有些是有些是专业的精锐风暴射手;有些是来自黑暗的工业世界的恶棍,在被征募之前就差不多已经是个杀手;有些是手持斧头,从某个未开化世界来的嗜血蛮族。
审判庭征召帝国守卫主要是看中了他们的战斗经验和武器技巧,不过一名另有特长的士兵往往更受青睐。例如,经常驾驶各种载具的士兵,精通外科护理的士兵,甚至是能使用通讯设备的士兵。
并不是所有的帝国守卫——或是被审判官称为帝国守卫的人——都直接来自帝国卫队。有些可能是通过代理被审判官雇用的暴徒。有些是任性且唯利是图的雇佣兵,只是被迫为审判官服务。有些可能只是不走运的巢都暴徒,曾经试图伏击进入底层社会的审判官。无论出身如何,帝国守卫在队伍中通常是扮演格斗与实施射击的角色。

帝国灵能者

“设想这里有一扇门,它通向恶魔的国度,而任何微小的疏忽都会让恶魔破门而出将你撕得粉碎。现在想象这扇门就在你的脑子里。成为一名灵能者就是这个样子的。”
——Castus Lupa,Savant Adjunct.

没人知道第一个灵能者是如何出现的,相关的信息早已失落在时间的长河中。但有一件事情确定无疑,灵能者的出现永久性地改变了人类的命运。灵能者是对人类最大的祝福和诅咒。皇帝本人就是有史以来人类最强大的灵能者。而在皇帝进入他棺椁之后的一万年中,灵能者一直被作为燃料消耗着。每一天,审判庭的黑舰都会将无数灵魂送到地球。在那里,这些人有幸成为黄金王座的一部分,使得皇帝的圣光照耀整个星系,让帝国得以续存。

尽管帝国从灵能者身上受益颇多,但一名未被发现或已经堕落的灵能者却可能给整个行星带来危险。灵能者的精神本质在亚空间明亮地闪耀,如同鱼线上的香饵,而他们显能时光芒会变得更加耀眼。那些意志薄弱或没有受过防护训练的灵能者很容易受到攻击,被吞噬,或者成为从亚空间到物理世界的大门。
被捕获并集中到审判庭黑舰上的灵能者面临两种命运中的一种。第一种,也是最常见的情况,是经过精密的精神扫描之后,这些人被认为缺乏必要的资质或力量太弱以至无法胜任任何工作,于是送去黄金王座。而极少数能通过严格的神圣测试的灵能者得到缓刑并可选择以其它方式服务帝国。有些会加入星际通讯部成为星语者。更少数的灵能者——经过严格审查之后——被送去帝国的各个有需求的岗位。有些成为内政部上卿的契约仆从,有些成为战斗灵能者,被用于对抗异形力量或服务于审判庭。即使身处高位,一名帝国灵能者,无论本人是否觉察,仍然被时刻监视。因为无论经受了多么严格的训练,灵能者的灵魂仍然在亚空间闪耀。
灵能者经常成为审判庭代理。他们的能力从操纵肉体到操纵心灵,从控制实物到控制火焰不一而足。一名灵能者侍僧很可能仍在发掘自己的潜力,而他的审判官和伙伴侍僧既是他的引导者,又是潜在的死刑执行者。因为随着灵能者能力的不断增强,他的灵魂对亚空间中的混沌和饥饿的恶魔的吸引力也在不断增长。

流氓

“你看,你又赢了。我告诉过你我并不擅长纸牌。我会再玩一局,但只是因为你坚持要我这么做。”
——Reetheus Orl, Barking Saint, Hive Silbellius.

如同我们经常见到的,那些被放逐和遗弃的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互攻击或者在最黑暗的角落实施盗窃。在帝国庞大且无情的政体下,那些不被期望,不受关注的社会的脓疮普遍存在于帝国各地。在巢都的下层社会,废弃的街区,甚至资源被掠夺殆尽的卫星上,生存着那些被执法者统称为流氓的人。他们是人类的渣滓,在帝国社会毫无地位——甚至教会看起来也放弃了他们,尽管有些传教士坚持不懈地试图拯救这些灵魂,即使这并非他们份内之事。

流氓是个广大的群体,包括了小偷,兵痞,逃犯,自作聪明的骗子,没落贵族,强盗,谋杀犯,告密者,以及各种罪犯和令人厌恶的角色。尽管在这样的团体中,仍然有些人的技能对审判庭有用处。当审判庭需要一些道德准低下,能在接到命令时毫不犹豫地从背后开枪的侍僧时,审判官会考虑那些一辈子生活在帝国社会边缘的人。
除了没有道德上的顾虑,流氓还很适合协助展开调查。闯入私人住所,寻找货物上的暗号,引诱或是胁迫目标等等技巧会让其他侍僧的工作轻松不少。
审判官不会随便找个遇到的蛇头做自己的代理,成为侍僧的流氓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值得信任,他们掌握的的天赋技巧也在考虑范围之内。审判官需要的不仅仅是个打手,这些代理有身手敏捷的飞贼,精明快嘴的油条,从未失手的赌徒,或是生意遍及整个行省的销赃者。
常年在艰苦的环境中求生使得流氓们大都言辞刻毒,与其他侍僧不太合得来。他的行为准则和道德标准与他人不同,这让流氓经常成为争论的焦点。这些人会服务审判庭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人纯粹是心血来潮,有人是被审判庭抓住了小辫子,有些人是为了钱,其他人是因为掌握某些审判官需要的技能而被强迫加入。审判官不会计较这些人的动机,只关心他们是否能完成任务。审判庭会,并且已经,使用任何必要的手段来尽到自己的职责,他们不会计较自己自己使用的是最高尚的贵族,还是最卑贱的恶棍——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达成它的手段。

技术神甫

“卜兹兹兹…… 我们的合作必须在此终结——你的目标不再与我的兼容。”
——Quintass Delta III, Mech-Wright, The Lathes.

机械教保持着对科技的垄断地位。他们的信条通过仪式渗透到帝国人的迷信中。机械神教由火星的技术神甫维持运转。那是一群侍奉机械神的超然的僧侣,他们的目的就是收集自战乱年代开始失落的所有技术。最低阶的技术僧侣主要负责维持机械运转的工作,但是处于技术长者这样地位的人就会想得到更多的知识。他们被允许减轻日常工作,学习伟大而神秘的古代科技。这些技术的失落使得帝国的基础科技再也没有任何发展。

所有的技术神甫都掌握着大部分的帝国标准科技。他们还有机会学习生物技术,外星科技,以及如何使用那些被重新发现,只知道名字的古代武器。
技术神甫并不总是待在火星,或是遍布帝国各地的铸造世界上。许多技术神甫被允许离开,去寻找失落的科技或调查传说中的STC模板。在这些任务中他很可能会与一名审判官或是侍僧小队相遇。
审判庭与火星修道院之间的关系一直很激烈,从直接的敌对到仅仅是比较紧张(这是最缓和的时候)。不过这两个强大的组织曾多次合作,尤其是在他们利益一致的时候。这时就可能有技术神甫参与到侍僧小队中来。他对于帝国科技,甚至是外星科技的知识能派上大用场。技术神甫甚至可以通过一个神经接口直接同某台机械的本灵对话,这使得他成为有价值的盟友。但是技术神甫性格相当独立,不信任任何不信奉机械神的人。他们冷静,简洁,做事有条不紊。一名技术神甫很难与不信奉机械神的小队成员相处得很好。
那些初次与技术神甫打交道的人往往认为他们的外表很惊人,甚至很恐怖。技术神甫身体的百分之五十到六十都被仿生机械取代,还有那些附加的机械义肢和内置武器。这些机械部分通常会随着技术神甫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增加。技术神甫本人解释说这种改造会让他更接近他们的机械神祗,并摆脱肉体带来的软弱。这种行为在高级技术神甫中很常见,而那些Magos几乎全身都被机械取代,他们残存的人性早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丢掉了。审判官在雇佣这号人时会相当谨慎,因为他们总是有自己的主张,而这种主张总是与其他侍僧不太一致。
任何人在本网站展示图片,应经合法权利人的授权,本网站只做形式上的审核。任何未经授权便在本网站上使用该图片都可能违反国际法,商标法,隐私权法,通讯、通信等法律法规。一经权利人提出异议,本网站在承担立即删除该信息义务外,不再承担其他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站上表述的任何意见均属于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爱桌游网及其管理者的意见。浏览者可以下载本网站上显示的资料,但这些资料只限用于个人学习研究使用,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无论是否在资料上明示,所有此等资料都是受到版权法的法律保护。浏览者没有获得版权所有者明确的书面同意下,不得分发、修改、散布、再使用、再传递或使用本网站的内容用于任何公众商业用途。
爱桌游 » 战锤rpg Dark Heresy

发表评论